95后与00后涌入网红世界,网络红人Papi酱

原标题:95后与00后涌入网红世界,德行与修养短板下的“网红失控”

4月21日,网络红人Papi酱将在阿里巴巴拍卖平台开启“中国新媒体的第一次广告拍卖”,拍卖当天中标的企业,在与Papi酱协商后,可选在2016年5月21日后任意一周的星期一,在Papi酱视频主节目后的彩蛋位置获得一次定制的广告内容。此次广告拍卖的消息一传出,就引起了整个传媒界的关注。

  17岁,还是读书的年龄,没想到在我们还在学校寒窗苦读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当上妈了;“15岁宝妈”“16岁妈咪”“未婚先孕”难道已成了社会的流行风潮?反正小编是大跌眼镜咯!

图片 1

  近期以来,随着一大批网络红人的出现,围绕网红生发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并被称为“网红经济”。”量的粉丝、强大的话题性、资本认可的商业变现能力、日益延伸的产业链……“网红经济”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重要的社会现象,但对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生态而言,它究竟是一个美丽的泡沫还是代表着未来的走向?

  10月30日,微博用户“传媒老王”发布微博称,“在快手上看到了14岁女孩发的怀孕视频,并配有多张视频截图。还不是个例,快手掀起了00后宝妈流”,从14岁到17岁不等,大多是念初中时怀孕辍学,靠在平台上发布孕期视频和母子互动成为网红,动辄吸引上万粉丝。这些宝妈并不像新闻里的早孕妈妈那样惊慌失措,相反,她们以此为荣,小小年纪就成了妈妈,似乎更早一步成为人生赢家。

德行与修养短板下的“网红失控”,每个网红都能成为平台定时炸弹

  一个迅速延伸的新业态

  截图显示,其中,一个用户名为“清柠味的小冰妹”的主播,自称今年只有14岁,已经“做妈妈了”,“还有62天宝宝就出来了”。从该主播发布的视频截图中,可以看到其裸露的腹部隆起,疑似怀孕。而网友发布的一张超声诊断报告单显示,该女孩年龄为14岁,超声孕龄约22周+6,估计体重547g。

这两天,一个拥有300多万粉丝的网红,因为一只狗,把一位32周的孕妇打骂致先兆早产。事件过程中,网红母女两人狠推孕妇肚子,并不停辱骂和诅咒肚子里的孩子。

  Papi酱何许人也?在现实生活中,她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在读研究生;在网络世界里,她是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迅速蹿红,个人微博粉丝超过760万人,总粉丝数超过1181万人的“2016年第一网红”。

  还有另一位“准妈妈”,称自己是2000年出生,今年17岁,老公1999年出生,今年18岁。而她15岁就和宝爸“结婚”,但是年龄不够没有领结婚证。

“你这种孕妇生下来的小孩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种,死掉算了!”

  2015年10月,Papi酱开始在网上上传原创短视频,她以一个大龄女青年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对日常生活进行种种辛辣的点评和吐槽,此后,她每周一发布自己的视频节目。截至3月20日,她的节目在各视频网站的总播放量达2.9亿次,集均播放量753万次。而就在不久前,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分别共投资Papi酱团1200万元,这也是Papi酱拿到的首轮投资,其目前估值1.2亿左右。

  最新的消息是,快手科技回应称,已经对平台上涉及“未婚妈妈”等类似视频,进行了清理。对于自称年龄低于14岁用户的案例,快手平台已固定证据与有关部门沟通。

“你这样的人他妈的活该流产,赶紧去死吧,妈X的你生孩子也没屁眼!”

  在流量变现成为互联网商业逻辑的时代,Papi酱的商业价值奇货可居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但这把火到底烧成什么样,却让围观者好奇。据了解,Papi酱两场广告招标情况沟通会的门票每张8000元,每场100张,3月27日举行的第一次沟通会放票不久就被广告主、代理机构抢购一空。其广告招标说明中规定,参加竞标的企业注册资金实际缴纳金额须超过300万元,同时还需要先行冻结100万元的信用保证金,这也创造了阿里巴巴拍卖平台的纪录。然而,即便如此高的门槛也没能阻挡企业对她的热情拥趸,部分企业甚至表示,将准备1000万元的资金参与此次“新媒体广告第一拍”。

  随后,小编按照其ID搜索,“清柠味的小冰妹”主播的相关视频已被删除。不过以“16岁妈咪”“17岁妈咪”等关键词搜索用户,依然可以搜出许多相关内容的账号。

类似这样恶毒的话,竟出自该网红之口,全然不顾其公众身份。此事一曝出便犯了众怒,有网友”人肉”出网红地址,送去了花圈和寿衣。就连王思聪也看不下去了,微博言辞犀利:美丽的皮囊碰到丑陋的心灵会变得一文不值。

  实际上,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以Papi酱为代表的网红都并非新生事物。国内,早在10年前的网络论坛时代,芙蓉姐姐就在推手们的帮助下成名。此后,微博大V在自媒体时代风起云涌,而如今,随着微信公众号、短视频、直播平台等更多自媒体平台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网红出现在公众眼前,围绕网红衍生出的产业链也令人眼花缭乱:“网红孵化公司”“网红培训班”应运而生,网红推手、网红营销公司成为其背后的强大团队,网红代言产品、网红经营的淘宝店也收益大增……
  一个崇尚个性传媒的时代

  制度上说,《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早就明确规定,直播平台对于直播内容负有“审查义务”,对于平台播出内容应承担第一道监管职责。退一万步讲,即使平台在不知情前提下直播了违法违纪内容,其个人承担法律责任,但若平台明知却放任不管,平台也应负管理责任。根据最高法相关司法解释:行为人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以强奸罪处罚。那么,在直播平台上放任疑似刑事犯罪受害人的“14岁孕妇”招摇吸粉,快手能在舆情鼎沸后报个警就全身而退吗? 一个直播平台,总该有个底线在。但在“未成年妈妈”扎堆事件上,直播平台显然僭越了法治规则的底线、突破了人伦纲常的底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