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市场主要玩家未来或只剩苹果,2016年销售额超15亿

原标题:36氪专访 | 华米CEO黄汪:可穿戴市场主要玩家未来或只剩苹果、小米

第一纺织网3月12日消息:北京时间3月6日报道,美国股市周一大幅收高,道指攀升逾330点,投资者逐渐摆脱特朗普政府对钢、铝进口征收重税可能引发贸易战的担忧,而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华米科技涨6%创上市以来新高。

图片 1

经过几年的市场教育,可穿戴设备依旧未摆脱鸡肋之嫌,但已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形成一个年出货量一亿台的大市场。Gartner曾预测,2021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5亿台,总营收550亿美元。

第一纺织网记者此间了解到,华米科技北京时间2月8日晚成功登陆纽交所,证券代码为“HMI”,股票发行价为11美元。首次公开发行1000万股ADS,总融资额超1.1亿美元,承销商为瑞士信贷、花旗集团以及华兴资本。

从硬件到芯片,华米的目标任重道远。

这个市场未来的格局会怎样呢?

公开资料显示,华米科技创立于2013年,主要产品包括小米品牌的智能手环及智能秤、自主品牌AMAZFIT米动系列的智能手环及智能手表,2016年销售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小米是华米最主要的客户和分销渠道。

2018年9月17日,华米科技新品发布如期举行。在先后见证了新一代自有品牌的两款产品(Amazfit米动健康手环1S、Amazfit智能手表)之后,“黄山1号”压轴亮相,并瞬间点燃了会场。

近日,华米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汪接受36氪专访,分享了他对可穿戴市场的看法。华米科技是小米手环的生产商,也是小米生态链的头部公司。

作为全球领先的智能可穿戴设备供应商,华米科技主要产品包括小米品牌的智能手环、手表、智能秤,以及自主品牌AMAZFIT的智能手环、手表及其他配件,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华米科技出货量达1160万台,全球排名第一,自成立以来,设备总出货量达4530万台,截止2017年三季度手机APP的注册用户总数达4960万。

时至今日,业内首款可穿戴AI芯片已经成为“黄山一号”的重要标签,而作为华米科技战略转型的关键一步,从硬件到芯片,华米的目标任重道远。

硬件创业,最容易碰到哪些坑?

华米科技以大数据计算、研发能力为核心竞争优势,其生物识别技术、活动数据库位于全球智能可穿戴行业的前列,可收集包括心率、体重、体脂肪成分、GPS跑步路线、步数、睡眠时间在内10个维度的24小时数据,以用于开发新的应用场景和产品创新,被评为“2015年福布斯中国成长最快的科技公司”。

1

在可穿戴市场中,华米和苹果是发展最顺利的两家。苹果具备极强的品牌、资本和科技储备的优势。相比之下,华米要弱小很多。

华米科技总部位于北京,目前拥有北京、合肥、深圳及美国硅谷四地子公司,2013年12月,小米科技和合肥华恒电子联合成立公司前身安徽华米,2014年7月设立北京华米,同年12月在香港设立全资子公司,2015年设立北京顺源开华科技有限公司,采用VIE架构协议控制安徽华米和北京华米。公司上市前两次引入战投:2014年1月完成81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小米科技、顺为资本;12月完成3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红杉、晨星、顺为跟投,2018年2月,华米科技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科技与营销的典范

华米科技成立于2014年,凭借小米的渠道、品牌,以及可穿戴市场的兴起,短短两年就成为该领域的头部厂商,并于2018年初成功上市,一路走来可谓顺风顺水。一家创业公司乘风崛起并不奇怪,但能避开一个新兴行业所有的坑,确实令人惊奇。

股权结构显示,截止上市前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先生持股39.4%,为第一大股东;顺为资本持股20.4%,小米旗下基金PeopleBetterlimited持股19.3%,由雷军控制的企业合计持股39.7%。其他高管除了陆云芬、章晓军分别持股2.1%和1.4%外,持股比均低于1%,包括黄汪先生在内的高管合计持股43.8%。

提起芯片,许多人率先想到了华为。不可否认,2018年是华为将芯片领域带入公众视野,值得一提的是,同在一个行业打拼,两家公司之间其实颇有渊源。

黄汪认为,这得益于两方面。一方面,华米的核心班底是一个“成熟的团队”。黄汪本人就是一个科技行业的连续创业者,之前的几次创业给他积累了经验。“我们都干过平板电脑,这是个更复杂的市场,之前又干技术,干相关的操作系统。所以这个产业其实我们是一路看着它走过来的,我们知道在产业的哪个节点要做什么样的定义的产品,怎么去走。”

公司于2014年获得小米及顺为资本的A轮融资,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之一,是小米智能可穿戴产品唯一合作商,2017年10月,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主要条款包括:①成为小米的全球最惠合作伙伴;②小米在其所有渠道提供不劣于其他智能可穿戴品牌的展示位;③小米是公司小米品牌产品独家分销商。合作协议要求华米在产品交付时间、质量、销售增长等方面达到小米要求,否则小米有权终止协议。

1997年,22岁的黄汪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起初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华为任职,负责嵌入式智能系统。然而仅过去一年,“不安分”黄汪选择辞职创业,早期他曾开过3家公司,华米科技是他的第四次尝试。

另一方面,小米是华米的战略投资者,可以给华米提供品牌、渠道、资本等方面的支持。两方面结合,在台面下就解决了很多困难,就不会爆发出外界能看到的巨大冲突。

小米手环自2014年7月首发至2017年三季度总销量达4000万件。2015年、2016年、2017年一季度-三季度,小米品牌在公司收入中的占比分别达97%、92%、82%。

2013年,黄汪制作了一款名为zwatch智能手表,以此为契机与主张创新的雷布斯结缘。同年12月,两人联合创办了华米科技,并将智能可穿戴设备作为公司的研发核心。

硬件创业,最容易碰到的坑之一就是供应链问题。老罗的锤子在这方面就吃了不少亏,黄汪却绕开了这个坑。

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智能可穿戴设备市场疲软,Fitbit、苹果、Garmin等巨头的出货量市占率均有所下滑,而华米逆市增长,同时扭亏为盈,2015、2016、2017年一季度-三季度的收入分别为9.0亿、15.6亿、13.0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0.38亿、0.24亿、0.95亿元,出货量分别达0.08亿、0.14亿、0.12亿件,2017前三季度出货量同比增长29%,全球排名第一,也成为小米生态链中唯一收入突破10亿人民币的公司。

出于品牌关系,华米经常被误读为华为和小米,这本身是一种巧合,不过从公司发展上看,如今的华米正结合两家优点,成了科技与营销的典范。

富士康是大家最容易想到的代工厂,华米又有小米作为战略投资者,因此找富士康生产并不困难。但华米从一开始就没找富士康。

2017年全球智能可穿戴设备出货量1.2亿部,其中智能手环手表2017年一季度至三季度的出货量9700万部。全球前三大品牌为小米、Fitbit、苹果。小米以高性价比定位和竞品形成差异化,小米手环2定价149元、AppleWatch定价2000-3000元;Fitbit手环定价在600-1500元。

2014年,华米科技获得雷军和顺为资本的B轮融资,融资额为3500万美元,由高榕资本领投,晨兴资本、红杉、顺为跟投。从那之后,小米产品矩阵中的手表、手环等一系列可穿戴设备大多出自华米之手。

“我们不找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富士康的体量和它的成本,一定是去匹配苹果,匹配跟苹果同等量级的手机公司的。一个手环这个体量的创业公司,它一定会用内部三流,甚至五流、六流的团队来匹配你。那么我还不如找一个中型的供应链公司。结果,我们找的是新加坡的上市公司和A股的上市公司(富士康之外的其他A股上市公司)。”黄汪说,“但是老罗做手机,就先找了富士康,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方正证券分析师倪华认为,华米科技依托小米渠道进行前期推广,2017年一至三季度小米收入占比为82.4%。自主品牌Amazfit2016年实现销售额1.22亿,2017前三季度收入2.28亿。自主品牌产品定位更偏高端,毛利率在27.7%左右,高于小米品牌毛利率,有助于提升公司整体利润率。公司2015、2016、2017年一至三季度的毛利率分别为12.3%、17.7%、25.3%,毛利率增长主要得益于规模增长带来采购议价优势,未来自主品牌占比提升将进一步提高整体毛利率。2017年一至三季度,公司净利率达8.3%,预计未来整体净利率将提升到10-15%水平。

2

老罗在创业初期,在供应链方面遭遇过很多坑。他还曾因手机的产能和良品率问题,跟富士康发生过矛盾。

目前,华米科技收入主要来自小米品牌的手环、手表、电子秤和其他配套产品,2017年一至三季度小米品牌毛利率为24.8%。小米手环系列主打“运动健康”的概念,性价比较高,2014年7月推出小米第一款智能可穿戴设备产品€€€€小米手环1,定价79元。2016年6月推出了小米手环2,定价149元,续航时间延长,增加了OLED显示屏、触摸操作、计步算法、手机来电提醒等功能,获得了国际工业设计大奖和2017德国iF设计奖。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