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工作将如何管理机器人,机器自动化带来了希望的同时也带来了焦虑

原标题:华盛顿邮报:人工智能时代下的仓库镇守者

图片 1

美国新泽西州南部,有一家亚马逊的大仓库。从去年年底,Nissa
Scott便开始在这里工作,那时,她的主要任物是将塑料箱摆放到货架上。对于Scott来说,这着实算不上有趣得工作,每个塑料箱重20多斤,在长达10个小时的工作内反复托举也令人十分疲惫。不过现在,21岁的Scott有了新的
“接班人”,在大货仓里,一只巨大的亮黄色机械臂正在摆放着货物。

更多资讯可登录运营商世界网(telworld.com.cn),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tel_world

企业用机器代替部分工人的做法,如今并不鲜见。迫于人工成本高企、熟练工种难招等现实困难,很多企业将「机器换人」作为转型升级的一条路。

图片 2

25岁的邹瑞是一名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位于上海附近的高度自动化仓库工作的工程师

那么,机器人究竟会不会取代人力?这是一个争论许久的话题。

Scott的新工作是同时照看这几个机器人,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故障检修,并确保还有货物需要摆放。“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我们这儿能做的最需要动脑子的工作了,至少不是重复的”,Scott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

在足有七个足球场大小的仓库内,数百个机器人每天装载大约20万箱货物,并将它们运送到位于中国各地的客户手中。但是这样庞大的仓库仅雇佣了四名员工。

有人对此表示担忧,认为机器人的大范围应用会对就业造成不利影响,在造成不少人类工作者失业的同时加大就业压力。也有人认为机器人可以帮助很多人从高危行业中解脱出来,大量员工被科技所取代是必然的结果。

或许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像亚马逊这样,同时面对着自动化带来的焦虑和希望。

25岁的邹瑞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位声音温和的工程师,在他8小时班次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站在New
Balance运动鞋的货架旁,监控一条乳白色的机械臂。机械臂像啄米的公鸡一样上下跳动,用装有吸盘的机械手抓住包裹,然后将它们放入传送带上的集装箱中。

可是,有些企业,就从不逼迫自己在人力和机器人间做选择,比如广泛运用自动化的亚马逊(Amazon)。

尽管亚马逊的电商业务成为了人们口中“摧毁传统零售业工作岗位”的
“罪魁祸首”,然而其抢眼的业务增速实际上也正在推着它创造出大量的就业岗位。为了高效地完成顾客订单,亚马逊对于初级仓库工人有着无止境的需求,其全球员工数量更是达到了微软的4倍和Facebook的19倍。就在上周
,亚马逊宣布将在北美开设二代总部,这意味着,50,000个新地工作机会就此诞生。

如果运行中出现了问题,邹瑞会立刻解决。其他时候,他只需在一个活页夹上记录机械手臂的运行情况,以便于他的上司在远程就能了解。或者和同事在网上聊天,他们分别是两位男士和一位女士,都与他年龄相仿。

身为全球知名的电子商务龙头,亚马逊对自动化的渴望和引进效率并不会有人怀疑。早在
2012 年,亚马逊就收购了专门制造仓储用机器人的 Kiva Systems,并改名为
Amazon Robotics 后,开始在自家仓库大量引进机器人。

而在另一边,这家公司还是致力于自动化发展的先锋,他们在积极地寻找以机器人替代工人的工作方法。

在这里,邹瑞远离他位于安徽省东部有着玉米田的老家,远离他往昔挤满了100多人的工作旧址的喧嚣。
但他并不觉得孤独。

图片 3

2014年,亚马逊率先引入了由Kiva研发的机器人仓储服务系统,利用仓库机器人进行工作。两年前,亚马逊以7.75亿美元将Kiva收入囊中,并将其更名为亚马逊物流机器人公司(Amazon
Robotics)。

“我不会感到孤独,”他说,“因为有机器人。”

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曾公开指责亚马逊的电商事业发展,已威胁到传统零售业的工作机会,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现如今,在全球范围内,亚马逊共有10万个仓库机器人被投入使用,而公司计划投入更多。机器人的加入使仓库的工作变得没有那么枯燥和繁重,同时也大幅提高效率。顾客早饭后下单的牙线,晚饭前就能收到。

邹瑞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JD.com)工作,该公司称这个位于上海郊区的仓库是世界上自动化程度最高的仓库之一。分析师表示,从这里我们可以窥探到中国及其他地区人工作业的未来——仅雇佣少数员工管理机器,而不再需要大量工人。

盖雅工场自成立以来,专注于劳动力管理,我们关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给劳动力管理带来的影响和变革。今天,给大家分享这篇来自控制工程网的文章,解读亚马逊如何协调员工与机器人之间的工作分类问题。以下,Enjoy:

在亚马逊位于佛罗伦萨(新泽西州)和肯特(华盛顿州)的仓库,每天都可以见到人工于机器间的交互。在肯特,仓库机器人像个大甲虫,背负着2700多斤的货物在垂直货架间跑来窜去。

但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希望在中国,这样一个曾经被称为廉价劳动力中心的国家,进一步发展这个高科技概念。

持续增长的人力需求

成百上千的仓库机器人在一片圈定的巨大范围内自主移动,紧密跟随却不会发生碰撞。在圈定范围的边缘,一组装货工人在补充货物,仓库机器人快速移走装好的货架。如果当接到新的客户订单时,货品正存储在他们背负着的货架内,机器人便在位于圈定范围另一边缘的站点排队,就好像汽车通过收费站。

“我希望我的公司有一天会实现100%自动化,”刘强东在4月份参加于马德里举行的零售会议上说。
“不需要再大量雇佣人工。”

纽约时报指出,其实在令人惊艳、持续增长的业绩下,亚马逊的人力需求不停增加,日前亚马逊就宣布,将在北美开设第二个总部,预计将增加
5 万个新工作机会。

在站点,人工分拣员根据电脑屏幕的指示,从货架上抓取货物并放进塑料箱内。塑料箱通过传送带传送至包装工人,包装工人再将货物放进纸箱发送给顾客。

京东的一名员工几乎独自在位于上海附近的庞大仓库工作

即使与其他科技大厂相比,亚马逊的人力需求仍十分惊人,在全球劳动力需求上,亚马逊提供的工作机会是微软(Microsoft)的
3 倍,是 Facebook 的 18
倍。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客户订单,亚马逊俨然摇身一变成为一台招聘机器。

亚马逊负责运营的高级主管 Dave
Clark表示,公司希望机器人去完成最单调的工作,让员工去做需要动脑子的工作。“每个订单需要的都是不同的商品。你需要寻找和检查,在某种程度上需要思考,我觉得这很重要”。

分析师表示,京东提供了对全球人工作业未来的展望——雇佣少数人管理、使用复杂的机器

从亚马逊的角度来看,自动化与机器人并不是用来取代人力,而是让员工负责任务改变的途径。除了让仓库工作变得较不乏味,实质的税收也能减少,甚至还可大幅增加多方面的效率,让客户收到包裹的速度更快,满意度更高。

仓库机器人还可以缩减工人的行走距离,增加分拣员的工作效率,使得他们的工作能够轻松一些。因为不再需要为工人保留通道空间,机器人甚至可以直接把货架捆扎到一起。更高的货架密度可以增加同一仓库内的存货数量,也更便于为顾客进行挑选。

京东位于上海附近的仓库是一个为公司提供学习资源的实验室——该公司去年的营业额为557亿美元,稍稍下降1,800万美元。
公司的高管们希望该仓库能够成为其对抗竞争对手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的一个“不太秘密”的武器,鉴于它们也在竞相开发下一代电子商务的超级机器。

《Rise of the Robots》一书的作者 Martin Ford
认为,如果亚马逊没有运用自动化技术,一定没有办法达到现在的营运成本,也没有办法替顾客降低购物成本,人们收到货物的时间可能要更久。

亚马逊位于佛罗伦萨的仓库展示了最新仓库机器人的样品。八台机械臂在该仓库投入运行,它们的主要任务是将大规模的商品分解成更小的单位,并发送到全美各地的物流配送中心。

京东旨在完善其技术,将它们应用到位于中国、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数百个仍然雇佣成千上万人工的仓库,并最终将该系统售卖给想要缩减劳动力成本的企业。

图片 4

机械臂有一个拗口的名字叫做“堆垛机器人”,但是工人们赋予了这些机器人更多的个性。工人们在每个机器人身上贴上标签,把它们命名为
Stuart,
Dave或者电影《卑鄙的我》里面其他小黄人的名字。不同于肯特的仓库机器人是收购
Kiva公司研制的系统,佛罗伦萨仓库的机械臂由外部公司负责研发。

截至今天,京东在亚洲雇佣了约16万名全职员工。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刘强东表示他希望看到这个数字减少至8,000名拥有更高薪水且每天只需工作2-3小时的员工。

亚马逊的仓库中,人和机器人每天都很好的合作,机器人从货架上搬运数百公斤的商品货物,人类员工则阅读电脑屏幕上的指示,从货架中取出产品放入塑料收纳箱,再由输送带交至另一群员工处包装。

去年年底,在佛罗伦萨的仓库刚运营不久,亚马逊便开始安装这些机器人。机械臂被设置成只能拿起标准尺寸箱子,其他尺寸的目标都无法拿起。在一场对于机器人未来发展可能性的展示中,亚马逊通过虚拟现实仿真技术展示了新机器人的概念样机。其中包括可以连接到叉车上,用于搬运托盘的机械臂。

他于今年春天表示,这些工作将“更轻松,更有趣,更安全”。

负责运营管理的行政总裁 Dave Clark
表示,亚马逊希望单调的任务交由机器执行,人们则负责处理需要思考的工作。

Clark
表示,在亚马逊组装这些机器人的同时,过去那些负责堆放塑料箱的员工,比如Scott,正在公司接受培训,成为机器人操作员。其他员工则转岗到接收站,负责手动将大箱的商品分拣到小的塑料箱内。机器人安装使用后,并没有员工被开除,亚马逊为被取代的员工寻找到了新的角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