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是中国国企改革的,大连市知识产权局

我市刚刚公布的上半年GDP的高速增长的数字显然再次吸引了诸多国内外知名企业的目光,昨天,美国直销巨头“康宝莱”公司中国地区的“2号人物”、青岛双星集团的“当家人”几乎前后脚飞抵大连,一位是要为成立大连分公司选址,而另一位则表示要全面进军大连高端市场。
作为康宝莱国际集团的中国保健品公司的第2号人物,任国文副总裁告诉记者,在中国《直销法》即将颁布前夕,“康宝莱”开始加紧在中国重要城市布局。“康宝莱”一直认为大连市场很重要:首先,大连的软环境特别好;其次,大连经济持续高速的增长使大连市民的消费能力不断提高,让国内外大企业对在大连设立公司十分有信心。据悉,康宝莱大连分公司的管理团队已经到位。
青岛双星集团几年来从鞋业扩张,产业涉及轮胎、服装、机械、热电等领域,在各行业的成功使集团总裁、中国胶鞋协会理事长汪海荣获了“2004年中国经济10大新闻人物”等殊荣。汪海告诉记者,他曾经在武汉、重庆等城市试点,将“双星”品牌店设在某洋品牌店对面,结果在同样价位的两个品牌的较量中,“双星”大获全胜。为此,青岛双星集团决定在大连等城市建立自己的店铺,全面摆开挑战洋品牌的战场。

今年是“轮胎特保案”实施的第二年。从1-5月的生产销售情况来看,尽管国内销量下降,但出口开始上升。

编者按:1978年,在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倡导下,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征程。

据中国橡胶协会昨日发布最新统计数据,2011年1-5月,我国轮胎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1.27%,综合外胎产量同比增长2.44%,子午线轮胎产量同比增长6.11%,全钢子午胎产量同比增长3.94%,子午化率达86.18%,同比提高2.98个百分点。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1.80%,出口轮胎交货值同比增长33.03%。

40年来,中国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伟大变革。在这被称为“第二次革命”的惊险一跃中,企业家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也是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见证者和实践者。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崛起,在中国政经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橡胶协会指出,轮胎行业44家重点会员企业1-5月主要经济指标增幅与去年同期相比整体走弱,其中产量增幅下降明显。

企业是市场经济能够确立的基石和主体,企业家则成就了企业。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这些站在时代潮头的企业家们,为我们的读者铺开过去40年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但拐点出现在5月份。该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受汽车出口创历史新高的带动,5月份轮胎的出口也创出新高。“据协会对44家企业的统计显示,5月份轮胎出口交货值达61.1亿元,环比上个月增长34.19%,同比上年增长40.02%。”

铭记历史,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我们希望这个系列访谈成为一个幻灯:在中国经济社会成长和发展的历史画卷上,投射出光彩夺目的片子,告诉社会,这些造福中国的奋斗者们,他们如何开始、走过怎样一条光荣的荆棘路;而在今天这样一个新时代,他们又如何思考未来中国和企业家承担的责任和使命。

“轮胎特保案”发生在2009年6月29日。当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建议,对中国输美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恒
从刺破手指、写血书参军,经历越南战火,到任职国企锐意改革,受威胁持手枪上班,汪海一步步将一家濒临倒闭的国企铸造成一面旗帜。

记者从青岛双星集团获悉,双星轮胎今年上半年出口额达1.3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0%,出口的国家和地区多达100多个。双星集团总裁汪海向记者介绍,面对后金融危机时代,双星轮胎新开辟非洲、中东和南美市场,为轮胎业开辟出一片新市场。

汪海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1988年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评选中,20位企业家只有他走到了最后。历经改革开放40年,汪海是幸存者,他见证了市场经济改革浪潮中的无数羁绊、无奈和喜悦。

黔轮胎公司的相关人士则表示,“轮胎特保案”主要针对轿车胎,公司销售产品主要以工程胎和载重胎为主,特保案对公司利润影响甚微。

汪海带领下的双星创造了很多第一。第一个下海偷着卖鞋、第一个改革企业管理机构、第一个脱离计划经济统购包销的商业体制、第一个获得自营进出口权、第一个涉足多元化经营、第一个创造出中国自己的世界品牌、第一个获得鞋业股票上市……

这些背后是突破旧体制的种种艰辛,在一次次的抗争中,汪海被扣上了足足30顶“黑帽子”。诸如“无法无天”、“目无组织”、“挥霍国家钱财”、“国有资产流失”等等攻击,他从未放在心上。

“我这个人从年轻时候就是爱斗,用现在的词来讲就是从来不示弱,好强,这是性格决定的。我经历过越南战场,和美国人较量过,都没有死,现在来讲活着就是多的,我还有什么怕的。”汪海的办公室里仍然挂着“敢为天下先”的书法作品,今年78岁的他精神矍铄、侃侃而谈。

1921年,现双星集团总部所在地海滩上搭起了几间简陋的厂房,支起了破旧的机器,这就是企业最前身€€维新

双星集团的前身是青岛橡胶九厂。橡胶九厂是中国最早的制鞋企业,最早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维新织带厂。1951年,这家企业历经多次更名为大元橡胶厂,
政府部门多次交给大元橡胶厂加工军鞋的任务,中国第一双解放鞋就诞生于此。

1974年,汪海进入橡胶九厂,任政治部主任。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份薄弱的家底€€€€这里仍是20世纪30年代的老设备、老工艺、老技术、老厂房。

“橡胶九厂首先受到的就是国有企业的制度约束,造成企业濒临倒闭,开不出工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时买100本8分钱一本的教育材料,都拿不出来钱。你说严峻不严峻。”汪海说。

很快,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信号的传出,原来的生产方式已经无法适应市场。汪海发现这一点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机构改革。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一个改革对象就预示了一路的坎坷。

当时的背景是,橡胶九厂2000人,40多个部门,在一线只有800人,1200人在这些辅助部门。真正做鞋的就800人,其他人都是服务这些人,“所以就造成人浮于事的情况”。

改革是从安全科开始的,汪海的做法是将安全科和劳工科合并,人事科有6人,安全科有23个人,合并的目的是减人。日常生产并不需要23个安全科的人,所以合并就要精简人,把安全科的人减下来。

“这个事情惊动了国家安全劳动部。”汪海说,由于企业安全科员工直接告到国家安全劳动部,后者派了一个30多岁的处长来青岛调查。

因为体制改革惊动上层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保卫科和武装部合并的改革中,上级部门曾向省、市多级部门施压。汪海向市委书记汇报时的解释是:和平年代民兵是干什么,不就是先保卫企业吗?保卫科和武装部合并,实际上是加强了武装力量。在和平时期,武装部和保卫科性质本质上没有区别。

直到今天,老双星人仍记得“砸三铁”改革。“三铁”分为旧三铁和新三铁,在第一阶段改革中,“铁工资、铁饭碗、铁交椅”被破除,而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阻碍生产力的条条框框、陈旧观念被称为“铁关系、铁栏杆、铁锁链”。即使汪海在一次次与上级部门的抗争中,打破了这些约束,但是他仍然意识到,这些约束并不能短期内全部破除,而是需要市场经济的完善发展。

实际上,橡胶九厂的改革中,汪海遇到的阻碍还有很多。“内部员工不理解,向我扔黑石头,下班打电话,写诬告信告我,背地骂我,晚上去我家抹大便,这种行为我是可以理解的。”汪海说,“我的目的是把工厂救活,谁反对,我就和谁斗争。体制改革,精简人员,组织一个新的适应于新发展的团队,就要面对这些阻碍。”

1983年,商业部门停止收购青岛橡胶九厂生产的200多万双解放鞋。对于当时“统购统销”的国企来说,原料和销路均由国家提供,停止收购直接影响到后续生路。多次沟通无望后,汪海几乎陷入绝望。

然而,一个后来被认为改革开放中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改变了僵局。1984年春节前夕,邓小平第一次南巡,对此前的改革与开放、经济建设思路做出肯定。

汪海看到了曙光,于是在企业生死关头决定融入市场经济€€€€动员职工走向市场卖鞋。而当时,市场经济尚处于萌芽阶段,私自销售产品属于违法行为。

橡胶九厂员工夜间出动,偷偷卖鞋的做法激怒商业部门,后者以以后不再统购橡胶九厂的解放鞋相威胁。但是进入市场的效果是好的,仅仅一年时间,200多万双库存被销售一空,员工不仅发了工资,还领到了奖金。汪海第一次体会到“市场”的力量。

也就是在1983年,双星商标注册成功,标志着双星在中国企业中最早有了品牌意识,开始实施名牌战略。

对于企业界和新闻届来说,1984年11月4日,中国第一场由企业举行的记者招待会无疑具有历史意义。这场招待会的主角仍然是汪海,目的是宣传企业改革、宣传双星鞋。这件具有开创性的营销事件引起青岛市纪委的质问,“假公济私、挥霍无度”等帽子扣向汪海。“后来在时任青岛市委书记刘鹏的协调下,我才得以洗冤”。

这一年还发生了两件事。橡胶九厂第一个成立对外开放的劳动服务公司,标志着双星是中国乃至全国国有企业第一家涉足三产,开始多元化经营的企业;第一个实施横向经济联合,短时间内在青岛周边和山东地区设立13个联营分厂,标志着双星开始“出城、下乡、上山”大转移、大调整战略开始实施。

很多年以后,汪海依然清楚地记得1986年的那个夏天。6月23日5点30分,最后一双解放鞋从生产线上运出,汪海亲自为这双鞋系上红绸带。也正是这双解放鞋的退役,双星完成新老产品的过渡,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到来。

第一次给双星提供大步跨越发展的是当时世界三大运动鞋制造商之一,美国布瑞克公司。该公司选择和双星合作生产,但仅提供样鞋和有限技术材料。汪海团队经过4个多月的无数次尝试,终于生产出第一批国际高档名牌运动鞋“抛尼”鞋。

随之而来的合作是美国凯斯CVO运动鞋、美国布鲁克斯等国际名牌。经过努力奋战,这三种高档鞋终于第一次在中国大陆全部研制生产成功,每年返销欧美市场100万双。这种来料加工形式的成功,让双星品牌在国际上有了口碑基础。

1988年国家就自营进出口工作在青岛试点,双星作为试点企业被选中。这年起,双星在美国、香港、俄罗斯、波兰、匈牙利,以及中东、南非等国家和地区兴办海外公司,开始了全球化战略。

1989年亚运会前夕,有了研发基础的汪海决定研发“亚运”系列篮球鞋。这款定价偏高,职工和订货商都不看好的新产品,首批15万双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据汪海回忆,济南一家百货商场甚至出现柜台被抢购顾客挤坏的场景。

1992年,双星集团公司成立,他的野心更大了。这年,他决定赴美国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由于当时中美正处于“最惠国待遇”争论的敏感期,发布会承受了额外的政治压力。

不出意外,《纽约美东时报》记者威廉€€查理提问称:大家都叫你中国鞋王,请问您脚上穿的皮鞋是双星鞋吗?这个提问的背景是,双星当时以运动鞋著称,但是汪海穿的却是皮鞋。

相关文章